主图:shutterstock.com / C. Na Songkhla

Phoenix CRetro首席执行官基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保险的支持,但是会将受益于该地区引入的保险连结证券。

萨符拉索夫在SIRC 2020 Re-Mind之前举行的标题为“新住所,新风险,新结构:保险连结证券另一种演变”的Intelligent Insurer 的Re/insurance Lounge网络研讨会上讲话时,他强调了在这些国家中发生的巨灾事件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效率造成更广泛的影响。

他指出:《在运输和关键基础设施方面,这些国家正在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但仍未投保大型自然灾害的险》。

《保护这些关键基础设施不仅对这些国家而且对作为当地区域投资者的中国都非常有利。即使在哈萨克斯坦或乌兹别克斯坦发生轻微地震,也可能导致运输走廊被堵塞》。

他补充说,保险连接证券的引入不必太复杂,通过欧洲债券取得借款的任何国家从基础设施角度来看均已做好了发行巨灾债券的准备。

他说:《这不是一窍不通的事。从技术角度看,巨灾债券的发行与借债的发行是完全相同的,因此,通过债券发行已经进入国际资本市场上获得借贷,这意味着它们可以从法律和基础设施的角度很容易发行巨灾债券》。

萨符拉索夫补充说,关键因素是将发行该债券的司法管辖区需要使用适当的监管制度。虽然百慕大在其中一些地区被列为离岸目的地,本地参与者,如新加坡或香港(已宣布要成为保险连接证券参与者)会脱颖而出。

我希望通过引入可用的数据,可以很快实现积极的工作模型。基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Phoenix CRetro

他说:《这些地区性的中心需要被发行国自动认可,否则百慕大将面临巨大的任务来深入欧洲和欧亚并改变该岛被这些国家列入黑名单的地位》。

积极的模型

另一个问题将是确保可用于这些地区的巨灾债券模型和可用的数据质量足以使投资者应对风险。萨符拉索夫指出,尽管有大量的优质数据,但其中许多是政府拥有和保密的。

他说:《对于我们的建模同事来说,制定一个投资者能理解和认可的模型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然而,我希望通过引入可用的数据,可以很快实现积极的工作模型》。

他补充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为这些新地区引入保险连接证券的期限已缩短了。

《我相信,这些国家之中有一个会在三到五年内发行巨灾债券,然后其将产生骨牌效应,即从第一个前苏联国家发行巨灾债券的那一刻起,其邻居国家就开始排队来做这样》。

他补充说:《保险连接证券活动和业务的发展具有一个很好的途径,因为您不用重造轮子》。

《您需要做的就是以最近十五或者二十年内表现良好的保险连接证券界为榜样》。

要观看这篇文章所基于的完整视频采访,请点击此处,并访问Intelligent Insurer的Re/insurance Lounge网络研讨会。

* * *

2020年11月5日 Intelligent Insurer 原始采访译文。

#eciscatbonds #bricatbonds #保险链接债券 #ilscourse

--

--

通过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项目获得中国投资的中亚和东欧国家,应使用参数化主权巨灾债券来确保自身免受自然灾害的风险。

这是保险连结证券(ILS)和主权风险转移专家基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的观点。

萨夫拉索夫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中亚和东欧的全面保护方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国将数百亿美元投入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但实际上,其中连一个项目也没适当地投保物理伤害的险,尽管该地区面临着地震和其他自然灾害的高风险》。

在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或塔吉克斯坦等国家,问题不是地震是否要发生,而是何时要发生,并且其毁灭力量多大。

--

--

“债券”一词具有某种魔力,因为其与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息息相关。但是在商业世界中,债券作为金融工具,由政府和机构用于应对压力时期的资金困难。全世界的企业都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响中解脱出来的这个明显的时刻,是空前未有的。

当我的老朋友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罗尔的独立分析师奈尔(T.B. Nair)告诉我巨灾债券在全球市场中逐渐普及时,引起了我对该题目的兴趣。奈尔提到了,巨灾债券正在成为一些国家确保大型跨国基础设施项目免于自然灾害的首选工具。他甚至继续提出,巨灾债券对印度克服旋风、洪水等造成的经济困难将大有帮助。

巨灾债券是结构性证券,可让保险单位将风险转移至资本投资者。换而言之,保险单位利用债券支付投资者承担重大风险,例如由于最大的地震和飓风造成的巨大损失。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已经在加快建立巨灾保险制度的工作,以保护生命和财产免受地震,洪水和飓风等自然灾害的损失。2015年,中再集团在国际市场上发行了5,000万美元的巨灾债券,以投保国内地震造成的风险。中再集团声明,该发行通过利用资本市场帮助建立了巨灾保险的多元化风险分担机制。

但是,对巨灾债券的真正兴趣来自于“一带一路”倡议,因为该项目的几个运输走廊穿过中亚和东欧的发展中国家,其中一些国家容易发生自然灾害。

伦敦保险连结证券和灾难风险转移专家基里尔·萨符拉索夫(Kirill Savrassov)告诉我,“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过境国在物流和关键基础设施上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不幸的是,综合保护或经济稳定性的问题尚未解决。他说:《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因为经济带附近发生相对轻微的自然灾害,也可能通过停止整个运输走廊带来更广泛的或有后果,直至在受损地点恢复原状》。

他指出,使用参数化主权巨灾债券可能是各方最佳的可行解决方案之一。《根据世界其他地区的成功案例,跨国公司和国际金融机构的支持以及资产类别不相关的性质,由过境国发行的巨灾债券除了为中国大陆的机构投资者提供巨大的机会之外,还可能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工具》。

奈尔认为,巨灾债券提供了巨大的投资机会,因为其与常规债券、股票或市场的涨跌没有关联。这种债券之所以发行,是因为保险公司希望减轻发生重大灾难时可能会遇到的部分风险,否则这将造成他们无法仅用保险奖金弥补的损失。

萨符拉索夫说,尽管保险缺口到处都是问题,但对于中国西北部和西欧之间的“一带一路”过境国来说,缺口是更大的。这是因为中亚、土耳其、南高加索和巴尔干的大部分地区位于欧亚大陆地震暴露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也许是全球范围内最严重的地区。在西部地区,常受水灾加剧了这种情况。对于这两个危险,问题不是灾难是否会到来,而是灾难什么时候发生,并且其毁灭程度多重。他说,关于这一点的历史记录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支持巨灾债券发行的最主要因素来自于其为发行国增强了其宏观经济稳定性,同时为“一带一路”运输走廊提供了自然灾害方面的综合保护。

总之,巨灾债券并非没有风险。奈尔说,其被认为是仅次于对冲基金的风险最高但最有利可图的投资工具,并补充说这是犹如投资方面的“二十一点”牌戏。

* * *

ORIGINAL PUBLICATION IN CHINA DAILY CAN BE VIEWED HERE.

TO LEARN MORE ABOUT ILS SOLUTIONS IN DISASTER RISK FINANCE WELCOME TO: https://phoenix-re.co.uk/drf/

#eciscatbonds #bricatbonds #保险链接债券 #ilscourse

--

--

作者:托比·普格(Toby Pughe FCII)和基里尔·萨弗拉索夫 (Kirill K. Savrassov) 在“一带一路”倡议帮助下,新的基础设施已成功地建设了。但是自然灾害会威胁到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在新丝绸之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造成金融动荡。保险连结证券可以减轻这种风险,但是当地机关需要更深刻地了解该工具。 保护缺口,即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之间的差额,对保险市场和风险管理负责人都是致命的反映。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都存在着保护缺口,但在发达市场中,巨灾风险覆盖率约为35%,而在发展中国家仅为6%。根据AON的数据,去年自然灾害带来了2,68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其中只有970亿美元得到了保险。发展中国家遭受的未保险损失所占比例过大,在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自然灾害持续了数十年之久之后,企业和政府所遭受的损失却有增长。 自然灾害的长期影响尚未确定,总体影响取决于国家基础设施的脆弱性,获得灾害风险融资的方式以及抵御能力。由于保险计划不足,替代方案缺乏,则脆弱的国家(有时甚至是地区)不得不依靠多功能贷款组织的援助和全球性发展援助。但是,此类援助本质上是反应性的,付款可能实现得较慢。据据评论数据,发展援助的真正受益者是谁,这也是一个问题。灾难不仅会在短期内摧毁房屋、工厂和农田,他们也可以消灭多年的经济增长。

教育差距缩小与保险连结证券
教育差距缩小与保险连结证券

作者:托比·普格(Toby Pughe FCII)和基里尔·萨弗拉索夫 (Kirill K. Savrassov)

在“一带一路”倡议帮助下,新的基础设施已成功地建设了。但是自然灾害会威胁到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在新丝绸之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造成金融动荡。保险连结证券可以减轻这种风险,但是当地机关需要更深刻地了解该工具。

保护缺口,即经济损失和保险损失之间的差额,对保险市场和风险管理负责人都是致命的反映。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都存在着保护缺口,但在发达市场中,巨灾风险覆盖率约为35%,而在发展中国家仅为6%。根据AON的数据,去年自然灾害带来了2,68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其中只有970亿美元得到了保险。发展中国家遭受的未保险损失所占比例过大,在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自然灾害持续了数十年之久之后,企业和政府所遭受的损失却有增长。

自然灾害的长期影响尚未确定,总体影响取决于国家基础设施的脆弱性,获得灾害风险融资的方式以及抵御能力。由于保险计划不足,替代方案缺乏,则脆弱的国家(有时甚至是地区)不得不依靠多功能贷款组织的援助和全球性发展援助。但是,此类援助本质上是反应性的,付款可能实现得较慢。据据评论数据,发展援助的真正受益者是谁,这也是一个问题。灾难不仅会在短期内摧毁房屋、工厂和农田,他们也可以消灭多年的经济增长。

传统的赔偿保险已经使用了数百年,其效果很好。但是,在过去十年中,其局限性已开始浮出水面。例如,围绕保险措辞的主观性导致法院的争议长达数月甚至数年之久,推迟了灾难恢复并进一步影响了受影响的当事方。毫无疑问,传统保险的有效性没有任何质疑,但是针对发展中国家,其在宏观水平上的适用性却受到疑问。例如,在前苏联国家中,传统形式的保险是不合适的,因为主权者负责关键的基础设施(因此缺乏可保利益)。

当自然灾害袭来时,需要立即采取措施保护幸存者,为他们提供临时庇护所、食物和水。此外,从中长期来看,需要重建房屋、工作场所以及学校和医院等关键基础设施。在发达国家,诸如美国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之类的政府机构通常会迅速采取行动并提供这些东西。但是,对于欠发达的市场则不能这样说。这是保险连结证券可以做出重大贡献的范围。

著名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保险连结证券可以帮助将工业风险和主权风险转移到资本市场。中国已通过贷款在中亚和其他邻近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投资了数百亿美元。尽管这些地区遭受自然灾害的影响很大,但这些新开发项目中的大多数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保险。

“一带一路”西方沿线国家发生大灾的历史记录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克里特岛的地震摧毁了亚历山大。最近,二十世纪,地震摧毁了阿拉木图(1911年),阿什哈巴德(1948年),斯科普里(1963年),塔什干(1966年),布加勒斯特(1977年)和斯皮塔克(1988年)。洪水也是一个问题:从1838年匈牙利的佩斯市破坏到2014–2016年的巴尔干洪水期间,遭受的损失相当于受害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的5–15%。实际上,欧洲和独联体国家中,近三分之一的首都曾一次或多次遭受地震或洪水袭击。

但是,问题不仅在于自然灾害本身造成的人身伤害,还在于还贷。例如,如果中亚地震毁坏了一个主要的物流中心,他们不仅会遭受业务中断造成的痛苦,而且还必须偿还贷款。如果国家没有足够的保险,则不得不负担这笔费用,而且情况会变得比以前更糟。避免这种情况的最佳方法是将其风险转移到资本市场。

当玛利亚飓风于2017年袭击波多黎各岛时,其人民六个多月之内没有干净的食物和水,98%的建筑物被损坏或毁坏,又花了11个月的时间才完全恢复了这一岛的供电系统。如果实施了参数化巨灾债券计划或类似的保险连接证券解决方案,则资本可以早日流回经济中,而回到基准水平的速度会更快。当然,传统的保险产品仍然可以发挥其作用,但是保险连接证券非常适合那些需要快速注资的当事方。这也符合联合国的观点,即如果发展中国家要最大程度地减少自然灾害对经济增长和生产力的长期影响,那么恢复的速度确实很重要。

此外,这种灾害筹资效率比传统形式的保险要高得多。保险连接证券无需等待损失调整者和评价者评估损失,而是可以为最有需要的政府提供即时流动资金。下图是国家经济增长的基线趋势。常识表明,资本的破坏将导致无法生产商品和服务,而增长将下降。经济要恢复,但考虑到基础设施和生产力受损的长期影响,增长轨迹将比以前低。

--

--

Kirill Savrassov

Kirill Savrassov

Seasoned (re-) insurance professional with extensive connections in the industry and particular focus on ILS & Sovereign Disaster Risk Transfer solutions.